熊之舞舞蹈:因搜查筆錄、扣押清單上的辦案民警和見證人互不一致被控非法持槍獲無罪

日期:2018-11-23
當事人信息公訴機關赤水市人民檢察院。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男,1988年2月19日生于貴州省赤水市,漢族,大學文化,系赤水市公安局民警,住赤水市。被告人沈某甲,男,1972年1月16日生于貴州省赤水市,漢族,文盲,系聾啞人,農民,住赤水市。2015年8月30日因涉嫌犯妨害公務罪、非法持有槍支罪被赤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0日轉逮捕,現押赤水市看守所。翻譯人員周某,男,1989年10月15日生于貴州省習水縣,漢族,大學本科文化,系赤水市特殊教育學校教師,住習水縣。翻譯人員沈某乙,男,1980年8月22日生于貴州省赤水市,漢族,大專文化,系赤水市正康老年護理院職工,住赤水市,系被告人沈某甲之弟。辯護人(兼附帶民事訴訟代理人)陳慶忠,四川荔香律師事務所律師。審理經過赤水市人民檢察院以赤檢公訴刑訴(2016)3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沈某甲犯妨害公務罪、非法持有槍支罪,于2016年3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在審理過程中,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向本院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合并審理。赤水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毛彩出庭支持公訴,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被告人沈某甲及翻譯人員周某、沈某乙,辯護人陳慶忠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一審請求情況赤水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2015年8月29日14時許,赤水市公安局葫市派出所值班民警黎某接到赤水市葫市鎮村民沈某乙電話報稱,被告人沈某甲(其哥)與鄰居王某甲為安裝水管發生糾紛。接報后值班民警黎某佩戴警用裝備、執法儀、相機與民警牟某某、警務助理向某某一并前往處置。在到達現場后,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向民警反映,其兒子沈某甲私藏有火藥槍。當民警黎某對被告人沈某甲進行詢問準備勸說其主動交出火藥槍時,被告人沈某甲極不配合處警民警工作并拒絕交出火藥槍,民警黎某試圖對被告人沈某甲進行傳喚,但被告人沈某甲試圖逃離現場,隨即黎某立即上前制止,被告人沈某甲順勢進屋在廚房內拿起菜刀轉身砍向執法民警黎某,被害人黎某用手格擋?;ね凡坎⒑笸碩惚?,被告人沈某甲連續揮動菜刀砍殺數刀,將被害人黎某左手背、左前臂上段、右手中指指背、右上臂下段、左小腿、左足內側砍傷。被告人沈某甲見警務助理向某某掏拿警棍后才停止砍殺,在群眾及被告人沈某甲家屬的協助下才將被告人沈某甲抓獲。其后,經公安機關現場勘驗檢查、搜查,在被告人沈某甲臥室內搜出兩支自制火藥槍;大量火藥、鐵砂及疑似用于制造槍支工具。2015牟9月1日,經遵義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在被告人沈某甲臥室內搜出的兩支槍支編號JC1、JC2都以火藥為動力發射彈丸,具備殺傷力、均認定為槍支。公訴機關依據上列指控事實,認定被告人沈某甲的行為分別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百二十八條之規定的妨害公務罪、非法持有槍支罪,依法提起公訴,請于審判。并隨案移送被告人沈某甲的供述,被害人黎某的陳述說明,證人證言,現場勘驗筆錄,鑒定文書,視頻資料,戶籍證明等證據在案佐證。一審答辯情況被告人沈某甲對起訴書指控用菜刀砍傷民警黎某的事實無異議。但提出:我沒有槍支,公安機關扣押的槍支不是我的,請法院依法判決。此外,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黎某請求賠償經濟損失102555.59元,無經濟賠償能力的辯解意見。辯護人陳慶忠提出:1、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沈某甲構成妨害公務罪,不符合犯罪的法定條件。一是公安民警處警時見被告人沈某甲是聾啞人時,沒有告知公安民警執行公務、加強與溝通協商、通過其父母做工作,責令交出槍支、避免出警的民警受損傷的情形發生,而是出警的民警手持手銬威脅,推拉被告人沈某甲才被砍傷,加之在執法時違反了《公安機關接處警工作規范》第七條”處警民警不少于兩人”的規定,其執法應當守法。二是受案登記表上記載調解水糾紛不是事實,沒有相關證據印證,證人牟某某系公安民警,作虛假證言,目的是使被告人沈某甲受到刑事處罰,證明公安民警出警合法化。2、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沈某甲非法持有槍支二支的證據不足,槍支的來源不清,被告人沈某甲案發至今均否認有火藥槍。公安民警在對被告人沈某甲住宅搜查時沒有其家屬在場和使用執法儀記錄搜查槍支的現場情況,其照片上體現存放槍支的地方是否就是被告人沈某甲的家,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人沈某甲及其父沈某丙雖在搜查筆錄上簽字,屬先簽字后制作搜查筆錄的行為;此外,搜查的現場、扣押的槍支和現場照片沒有交由被告人沈某甲及其家屬辨認,確認槍支,相關證人證言所證實公安機關搜查火藥槍現場的事實前后矛盾,不具有一致性,不能證實火藥槍的來源于何處,不具備證據的三性原則,請求法院不予確認。綜合以上意見,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沈某甲犯妨害公務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的證據不足,不構成犯罪,依法宣告無罪。本院查明經審理查明:一、2015年8月29日14時許,赤水市公安局葫市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被告人沈某甲之弟沈某乙報稱:”赤水市葫市鎮居住的村民即被告人沈某甲,系聾啞人,因安裝水管曾與鄰居王某甲發生糾紛,且私藏有火藥槍,要求公安機關搜繳”。接警后,葫市派出所所長謝某指令民警黎某、警務助理向某某二人帶上警用裝備、執法儀、相機等前往處置。民警黎某、警務助理向某某二人在赤水市葫市鎮村民沈某丁的帶路下到被告人沈某甲家。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也向民警黎某、警務助理向某某二人反映:”沈某甲私藏有火藥槍,要求搜繳”。民警黎某將在外安裝水管的被告人沈某甲喊到家中,勸說其主動交出火藥槍,被告人沈某甲擺手否認和拒絕,不一會,被告人沈某甲往屋后廚房方向行走,民警黎某、警務助理向某某認為火藥槍可能藏于屋后廚房,隨后行到廚房門口時,民警黎某仍責令被告人沈某甲交出火藥槍,并拉推被告人沈某甲進入廚房交出槍支,被告人沈某甲在進屋的瞬間持廚房的菜刀轉身砍向民警黎某,并將民警黎某砍倒在廚房門前的水槽內,致民警黎某左手背、左前臂上段、右手中指、右上臂下段、左小腿、左足內側等受傷。后在村民沈某丁及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的協助下將被告人沈某甲抓獲歸案。二、2015年8月29日15時許,公安機關的搜查筆錄載明:在被告人沈某甲居住的臥室內發現火藥槍二支,其中,一支槍托較舊、一支槍托較新,槍托較舊的一支火藥槍填滿火藥,隨時可擊發;臥室柜子抽屜內發現大量火藥及鐵砂等,見照片??堊呵宓ピ孛鰨夯鷚┣茍?、火藥、鐵砂等。同時,搜查筆錄體現偵查員:楊某甲、袁某,見證人:沈某丙,筆錄尾部偵查員簽名:袁某、楊某甲;記錄人:楊某甲;當事人:沈某甲;見證人:沈某丙;其他在場人:無??堊呵宓ヌ逑殖鐘腥松蚰臣?,見證人王某乙,辦案人楊某甲、陳某甲。2015牟9月1日,經遵義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意見結論:送檢檢材JCI、JC2都以火藥為動力發射彈丸,具備殺傷力、認定為槍支。上列查明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列舉下列證據印證,并對證據的來源,證明的主要內容等進行了說明: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證實了本案的來源和公安機關依法立案偵查的情節。2、刑事拘留證、逮捕證證實了被告人沈某甲涉嫌犯妨害公務罪、非法持有槍支罪于2015年8月30日被赤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的事實。3、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沈某甲生于1972年1月16日生于貴州省赤水市,住赤水市。作案時系已滿18周歲的成年人,具備了完全刑事責任能力。4、被告人沈某甲在偵查中供述:2015年8月29日在家中廚房持菜刀砍傷黎某的事實。但未供述持有槍支的事實。5、被害人黎某陳述:2015年8月29日14時許,接到沈某乙的報警后,向所長謝某報告,由所長謝某安排,與民警協警向某某一同出警,在責令被告人沈某甲交出槍的過程中,被被告人沈某甲持菜刀砍傷身體的情節。6、證人牟某某證實:2015年8月29日14時許與民警黎某、協警向某某出警、途中去找王某甲調解水糾紛的事實。在公安補充偵查時,證人牟某某否認與民警黎某、協警向某某一同出警的事實。7、證人沈某丙(系被告人沈某甲之父)證實:沈某甲是我兒子,系聾啞人,聽鄰居王某甲說與沈某甲為安裝水管產生糾紛,沈某甲用槍威脅,我怕出事,知道情況后于2015年8月29日向葫市派出所謝某所長報警,要求搜繳槍支,中午,派出所的民警黎某、協警向某某及組長沈某丁到沈某甲家,民警黎某將沈某甲喊回家后叫把槍交出來,沈某甲否認有槍,后民警黎某隨沈某甲一同到屋后廚房處,沈某甲持菜刀將黎某砍傷,我見狀上前將刀奪來丟在一旁,我和沈某丁幫忙,民警黎某、協警向某某才用手銬將沈某甲銬起的事實。沈某甲屋里是否有槍,我不清楚,也沒有看見過沈某甲的槍。公安民警來搜查時,我沒在現場,槍是否從沈某甲屋內搜出不清楚。下午19時許我到葫市鎮派出所,公安民警叫我在搜查筆錄上簽字蓋手印,事隔第三天,我到公安局刑偵隊時,辦案民警又叫我在搜查證上簽字,時間簽為2015牟8月29日,公安機關扣押的槍支是否是沈某甲的,我沒在現場,在法庭審理時才看見有二支火藥槍。8、證人楊某乙(系被告人沈某甲之母)證實:沈某甲是我兒子,是聾啞人,2015年8月29日中午,我在沈某戊家吃生日酒,沈某丙打電話叫我回來,說派出所的人來了,我回家見是派出所的黎某、協警向某某、組長沈某丙等三人在家里,黎某叫沈某甲把槍交出來,沈某甲否認有槍,后來在屋后廚房處,沈某甲用菜刀砍傷黎某。公安民警在我們家搜槍,我沒在現場,槍是否從我兒子沈某甲的臥屋內搜出,我不清楚。9、證人沈某丁證實:2015年8月29日中午,葫市派出所的民警黎某打電話給我,叫我帶路到沈某甲家。我把他們帶到沈某甲家下車時黎某才說收繳火藥槍。因沈某甲在屋后面安裝水管,黎某把沈某甲喊回家,由于沈某甲是聾啞人,我們比手式叫他把槍交出來,沈某甲否認有槍,不一會,沈某甲往屋后廚房方向走,黎某認為槍放在廚房內,一同走到廚房門口時,黎某叫沈某甲交槍,沈某甲突然持廚房內的菜刀砍向民警黎某,將其砍在水槽里,沈某丙見狀上前將刀奪了,然后我和沈某丙協助,黎某才用手銬將沈某甲銬起。至于沈某甲是否有火藥槍不清楚,沒有看見過,只聽沈某丙說沈某甲與王某甲發生安水管的糾紛,拿槍威脅王某甲。公安機關在沈某甲的家中搜火藥槍的情況不清楚,我沒有在現場。庭審出庭證實:公安機關在沈某甲家中搜槍時,我沒有在現場,有事回自己的家了,后來返回到現場時,看見有二名不認識的公安民警在沈某甲的鄰居沈某己的堂屋門前抖火藥槍內的鐵砂等,有名民警說,搜槍時沒有照相,又把火藥槍拿到沈某甲的屋內拍照,在屋內那點拍照,我沒有去看,拍照后又把火藥槍拿到院壩內編號、拍照的事實。10、證人向某某證實:2015年8月29日中午2時左右,沈某丙打電話報稱其子沈某甲有二支火藥槍,要求派出所出警處理。謝所長指示民警黎某和我一起去處警,我就聯系金沙村組長沈某丁幫忙帶路,我們與沈某丁一同到沈某甲的家后,因沈某丙說沈某甲在后面安水管,他也不知道沈某甲的火藥槍在什么地方,然后我和黎某去把沈某甲找回來,在堂屋頭,因沈某甲是聾啞人,聽不到說話,通過比劃等交流,要其交出火藥槍,沈某甲否認有火藥槍,約5分鐘后,沈某甲往屋后廚房走,我和黎某認為槍在廚房內,走到廚房門口屋檐下,黎某叫其交槍,不然要傳喚他,剛進廚房二步,沈某甲就持菜刀砍向民警黎某,將黎某砍睡在地上,沈某丙見狀上前把刀奪了,在沈某丙、組長沈某丁幫忙下,才用手銬把沈某甲銬住。我向謝所長報告黎某被砍,沈某丙去聯系車送黎某救治去了,一會謝所長、宋局長等人來了,后來他們在沈某甲家搜出了二支火藥槍,在什么地方搜到的,我不清楚。庭審出庭證實:當天我在沈某甲的堂屋椅子上坐著,民警到沈某甲房間里面搜查出兩支火藥槍出來,房門是如何開的想不起了,當時我在沈某甲家進門的左手邊椅子上坐著,直接看到沈某甲的臥室房門,中間沒有任何遮蔽物,臥室內的情況沒有去看,不清楚。11、證人王某甲證實:我和沈某甲是鄰居,曾因山林權屬產生糾紛,有一天聽見在沈某甲家的方向有槍聲,懷疑沈某甲有槍,我才對沈某丙說,沈某甲可能有槍,具體有沒有,我不清楚,沒有看見沈某甲有槍。12、證人白某甲證實:當天我接到電話說葫市派出所的民警在金沙村處警時被襲擊受傷,請我去看一下,我隨即通知金沙村的支書陳某乙一同趕到現場,快到金沙街道時見摩托車載著受傷的黎某與我們會車,我們到現場后,沈某甲已被警務助理向某某、組長沈某丁控制住,到后不久,公安局刑偵隊的人就趕到了,先對現場進行勘查,隨后,沈某甲的父親沈某丙帶著公安人員前去搜查,沈某甲的臥室是鎖著的,是沈某丙踢開的臥室門,和搜查民警一起進沈某甲臥室搜查的,在臥室搜查出二支火藥槍,其中有一支上膛了的,民警還在院壩水溝處用水來澆了上膛的火藥槍的槍膛,搜查槍支的民警和沈某丙還說火藥槍藏在衣柜旮旮頭。我見證了搜查火藥槍的整個過程。庭審出庭證實:公安民警在沈某甲臥室內搜查槍支時,我在臥室外的堂屋側面,但公安人員搜查的那間屋,我沒有去看,公安人員從屋里搜查出火藥槍,至少是搜查出一支槍,后來在院壩里看見是兩支火藥槍,是幾個民警搜槍,想不起了。13、證人陳某乙證實:2015年8月29日,葫市鎮政法書記白某甲打電話說民警黎某被沈某甲砍傷了,叫我一同去現場,到現場后,受傷的民警送醫院了,行兇的沈某甲被協警向某某、組長沈某丁控制住,見院壩里有些血跡,不一會,公安局刑偵隊的民警就到了現場。我見向某某年小身體單薄,我上去與向某某及群眾一起控制沈某甲,赤水市公安局領導也趕到了現場。刑偵隊民警就開始在現場擺物證牌,提血跡,完后不久,我聽到有人在講”火藥槍里面還裝滿火藥和砂子的”,我往沈某甲家門口看,看見民警正在沈某甲家屋檐下將火藥槍里面的火藥和鐵砂從槍膛里面抖出來,當時,我在沈某己的堂屋門口處看見的。庭審出庭證實:在沈某甲的屋檐下面,見公安民警拿了火藥槍出來,是幾支槍,沒看清楚,在哪里搜出來的,我不清楚,其他東西,我沒有看到,搜查的公安民警,我都不認識。14、證人白某乙證實:2015年8月29日,白某甲書記叫我開車送他和陳某乙支書到金沙村處理沈某甲砍傷民警黎某的事情。到現場不久,赤水市公安局領導和民警到達了現場,隨后,民警開始擺數字牌,提取血跡,過后,民警去搜查沈某甲的房屋,我一直跟在民警的后面,看見了整個搜查過程,當時沈某甲的臥室是鎖起得,沈某丙問沈某甲開房門的鑰匙,沈某甲不配合,沈某丙用腳將臥室門踢開,在臥室里搜出兩支火藥槍,公安民警們說有一支火藥槍里面還裝滿了火藥和鐵砂,還拿在沈某甲房屋旁邊的溝里澆水浸泡之后將火藥槍拿回沈某甲家壩子抖火藥和鐵沙的情節。15、證人王某乙證實:我是貴州警官職業學院學生,2015年8月29日,我在赤水市公安局實習期間,與刑偵大隊、特巡警大隊民警一同到葫市鎮金沙村見習案件辦理過程。到現場后,民警對砍傷民警黎某的現場勘查后,向沈某甲及家屬講明需搜查沈某甲的家,沈某甲的父親沈某丙表示配合,當時在場民警講沈某甲的火藥槍就放在他臥室里面,每天都鎖著,連他和沈某甲的母親楊某乙都不讓進去,沈某丙打手式叫沈某甲拿鑰匙,沈某甲不配合,是沈某丙踢開的房門,民警進去在臥室內搜出二支火藥槍、火藥、刀等,有支裝有火藥,民警處理后扣押帶回公安局。16、證人謝某證實:我是葫市鎮派出所所長,2015年8月29日中午,民警黎某匯報有群眾舉報金沙村村民沈某甲私藏火藥槍的警情,隨后,我安排民警黎某帶人員去出警的事實。17、鑒定文書證實:被鑒定人黎某屬一個輕傷一級、二個輕傷二級、一個輕微傷的情節。18、檢察院、法院的辦案人員在沈某甲家查看現場的情況說明證實:該現場位于葫市鎮金沙村,現場為土墻兼木質結構的三合頭瓦屋,中間為院壩,在院壩及沈某己住房堂屋檐坎處均不能看見公安人員搜查火藥槍的現??;被告人沈某甲的臥室為木質板房,除房門為紅色外,屋內木板為本色;其房門及門鎖為完好無損;院壩處無水溝等事實。19、證人羅某某、沈某己、姜某某等人證言證實:沈某甲是否制造槍支不清楚的事實。20、現場勘驗筆錄、照片、情況說明,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等證據:一、被告人沈某甲砍傷民警黎某的現場及位置情況的事實;二、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記載了被告人沈某甲臥室內搜查出火藥槍二支、火藥、鐵砂等的事實;三、照片上的槍支,無法確認是被告人沈某甲臥室的位置;四、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上體現的辦案人員、見證人都不一致;五、被告人沈某甲及家屬未對現場進行指認,扣押的槍支未交被告人沈某甲及家屬辨認。

pt熊之舞下载 www.ujxrx.icu 本文地址://www.ujxrx.icu/n2738c4.aspx,轉載請注明出處。

石家莊刑事辯護律師擔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辯護人進行無罪或量刑辯護,代理會見,申請取保候審;擔任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的訴訟代理人。委托律師電話:       

劉律師:135-0321-4347(微信同號)

蔡律師:133-3337-2322(微信同號)   

律所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自強路127號省招大廈10樓         

北京市盈科(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0 | | admin |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姓名:
字數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网上购彩哪个网站好 三公棋牌游戏 赌大小怎样玩 水果机技术压法 福彩3d两码技巧规律 重庆时时生肖彩 塞子比大小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 奇妙趋势判断三期内中 北京pk10五码全天计划 大乐透篮球有16吗 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 三公扑克牌手机游戏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 可以赚钱的游戏捕鱼